页面载入中...

打赢文物安全防范攻坚战

  “本次展览别具特色,内容相当丰富,文物种类之多,是历年之冠。”香港科学馆总馆长陈淑文在19日举行的传媒导赏中表示,这些展品展现百年来故宫文物修复的发展历程,希望市民能更加了解科技应用和文化保护的意义。

  人面纹牌饰是展览精选展品之一,这块合金人面具被认为是辽代人的陪葬品,因年代久远有些许破损。据介绍,文物修复专家采用三维打印技术制作补配缺块,并用较易清除的溶液,配合树脂和无酸棉纸将面具从背面加固。

  另一块雕罗汉寿字插屏早前严重变形,专家经过X射线分析内部结构后,发现内部由10根横向、2根纵向铁条支撑,从而根据这些资料制订出插屏的整形和修复方案。

  香港康文署文物修复办事处总监谢建辉表示,在文物修复工作中,了解文物的状况、物料、化学和技术等方面的详细资料十分重要,而各种科学分析和检测实验会提供更准确的信息,来帮助修复人员选择最合适的处理方法和保护措施。

  “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和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这是文怀沙先生的老朋友杨绛《一百岁感言》里的一段话,那般淡雅睿智,又那般冷酷绝情。

  文怀沙是热闹的,文怀沙是孤独的。侯军兄有著作《孤独的大师》,大师的精神特征就是孤独,但凡真正的大师都无法挥去埋藏心底的那分沉重无比的孤独。

  “悲欣交集”,李叔同临终遗言有此四字。所悲者是要离开这曾经风华婉转情绪充盈的世界,所欣者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已然审美疲劳期待无望的世界,去重新赴约另一场未知的盛宴。苏曼殊在经过三十五年的红尘孤旅后,留言“一切有情,都无挂碍”而去。我揣摩这八个字,其等价的逆否命题大致应该是:“一切挂碍,都是无情。”

  “这个世界不值得留恋”,不管这几个字是谁说的,确让人内心冰凉透彻。

admin
打赢文物安全防范攻坚战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