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春运期间中国公民境外驾车出行将超160万人次

  何尊的造型同时也透露出“狞厉之美”。自上而下的纹饰以动物为主题,作为沟通天地的媒介,腹部为饕餮纹,高浮雕的手法让饕餮巨目裂口,粗大的卷角翘出器外,有腾跃欲食的动感,神奇威严。下部为周人崇拜的凤鸟纹,以云雷纹填地,疏密有致,纹饰严谨,静立的何尊散发着谲秘、威仪的气质。何尊的伟大在于它的铭文价值,仅仅两个字,记录了辉煌的历史,承载着“中国”的文脉。

  除了“何尊”,展览中的“亚伐方罍”(léi)器型完整、纹饰精美,十分引人注目。罍可以用于盛放酒水,是古时用于祭祀重要的礼器。

  1976年出土于陕西省汉中市城固苏村小冢的亚伐方罍,是汉中地区目前发现的大型铜礼器。有趣的是,这件“亚伐方罍”,左耳内壁铸有铭文“亚伐”二字。而1978年,河北西木佛村的一座商代晚期墓葬中出土了一件青铜卣,卣盖及器身上也有“亚伐”的铭文。从陕西到河北,相聚八百余里,“亚伐”铜器如此分散,这可能与当时的战争、封赏或氏族联姻有关。

  晚年的巫宁坤曾用九个字总结自己的人生:“我归来,我受难,我幸存。”这是巫宁坤1986年在剑桥大学做访问学者时撰文《从半步桥到剑桥》时对自己苦难历程的高度概括。该文后来扩展成他的回忆录《一滴泪》(A Single Tear),英文版于1993年在美国出版,之后也出版了中文版。

  经历了曲折艰难的一生,巫宁坤对于苦难的经历表现出一种超然和豁达,他在回忆录中这样反思:

  “持久的苦难决不仅是消极的忍受,而是一宗支持生命的馈赠。受难像一根绵延不断的线索,贯串着生活和历史的戏剧。或许恰恰因为受难,在一个人的生命中占有一个无比重要的地位,所以一个丹麦王子的悲剧,或是杜甫荡气回肠的诗篇,才以人生悲剧的壮丽使我们的灵魂升华。”

  我们曾在2005年采访到巫宁坤本人,他向我们讲述了他从事翻译工作的故事。在此我们将原文再次推送,以表纪念。

admin
春运期间中国公民境外驾车出行将超160万人次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