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央视评李子柒讲好了中国故事

  后来何迟同志坐车来,也快11点了才来,一直讲到12点多。他很稳,一来了上那儿一坐:“我最近工作太忙,很少来看大家,今天来看看大家。”他不提你干不干的问题,他就讲旧艺人过去是怎么过来的,他讲了很多例子:他提到一个唱时调的高五姑,一个很有名的老艺术家,最后死了,倒卧在街头,没有人管。还有张翠兰,唱京东大鼓,没有三弦伴奏,死在台湾,一直没人管。而且在旧社会,大家都懂。有钱人如何去歧视,军警宪如何去干涉,一点就透了。他能不受感动吗?

  “你看今天的变化,有人还管我们叫这样那样的旧艺人吗?不是,而是叫‘文艺工作者’,你们要是愿意,还可以加上‘革命’,为什么叫‘革命文艺工作者’?”他就讲我们将来的发展方向,要出新作品,说新唱新,用新的作品宣传新的思想。不到12点,我发现有人就说哭了。何迟同志口才相当好,骆玉笙、王佩臣这些老艺人都哭了。……最后,一个“不干”、退出的都没有。

  1953年,常宝华继承大哥的遗志,主动要求赴朝慰问演出。回来后,他又报名参军,加入海政文工团。部队相声属于文艺工作,和卖艺有质的区别。参军以后,一切都从零开始。从一名相声演员转向革命的文艺战士,这个转型是经过了痛苦的煎熬的。一开始由于不熟悉军队内部的情况,无法进行创作,只能做装台、拉大幕等剧务工作,慢慢地,逐渐熟悉了情况,他终于在1956年创作出了第一个军队作品《海上侦察》,这是一个海军捉俘虏的故事。

  1958年,常宝华又创作了《水兵破迷信》。结合时代背景,就不难发现这个作品其实深受“大跃进”的影响,说的是一帮水兵如何打破对海归专家的迷信,钻研造船的故事,作为宣传的产物,这个作品带有浓厚的反智色彩,但在趣味上确实胜过同时代大多数其他宣传作品,因此获得第一届曲艺会演获创作和表演优秀奖,作家赵树理为此撰写了《我爱相声“水兵破迷信”》的评论。

  1959年,常宝华和海政文工团的文化干部赵忠和钟艺冰联合创作出了反映新中国成立十周年成就的《昨天》。为了能更好地理解新旧社会的差异,常宝华还特地到农村体验生活,并先后组织好几次座谈会,邀请老北京居民介绍解放后的新变化。本着精益求精的原则,先后不知道改了多少稿,废稿积起来有十几公分厚。《昨天》参加全军第二届文艺会演获创作和表演优秀奖,还获得作家老舍的赞誉。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是常宝华的黄金时代。风华正茂的人不断创作出根红苗正的作品,作品借助广播,传播到全国各地每一个角落。我问过他,一生中最满意的作品是哪一个?他想了想说:恐怕还是《昨天》吧。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央视评李子柒讲好了中国故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