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上海高院工作报告:今年深化长三角法院司法协作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此前披露,赵利平是与霍建设从小在一个大院长大的。

  霍建设被不少人公认为是强人、硬汉,不过,对黑恶势力,霍建设却是一次次纵容、妥协。

  一些纵容的细节也得以披露。

  去年,市人大曾赴市企业服务中心实地视察,中小企业纷纷吐露心声,有家专注于智慧校园产品研发的高新技术企业分享了“跨区迁移”的经验。这家企业注册地在中心城区。因业务发展需要,主体公司搬迁至郊区。公司陆续在当地购置两栋办公楼,建立了生产制造中心,两年来纳税5000万元。

  但企业并非全体搬迁。为推动企业上市发展,这家公司设立了员工合伙企业型持股平台,合伙企业就一直留在中心城区。后来由于发展和日常管理的迫切需要,公司准备把持股平台从中心城区迁移到郊区,由此涉及到“跨区迁移”。 “这个过程非常痛苦和复杂。”该企业负责人说,最后几经协调,去年2月合伙企业才完成工商迁移。

  “但目前仍有企业的跨区迁移问题尚未解决,企业生产经营受到一定影响。”丁嵩冰调研发现,受制于税收政策等影响,有些企业在有需要时办理跨区迁移手续时面临较大困难。他建议,市工商局建立“直通车”解决企业迁移难问题,及时为确有迁址需求的企业提供支持。如企业在迁出地享受税收等优惠政策的,可根据协议约定条款处置好税收优惠金额及期限等问题。如无异议,迁出地工商部门应积极配合签入地及企业办理相关手续。财政、税务部门要严格执行《关于加强对企业跨区迁移管理的通知》,避免阻扰企业正常搬迁行为,让企业根据市场经营需要有序流动。

  “税收落在哪个区和各区具体奖励政策不平衡、政绩考核等,是迁移难的一大原因。”市政协委员薄海豹认为,既要保护各区招商的引资积极性,同时避免各区之间的非良性竞争,避免各区之间因“税收洼地”而产生的“虹吸现象”,还要避免企业因服务环境、自身发展等原因正常迁移遭遇人为障碍。他建议,明确企业自由迁徙是企业的重要权利,凡是在本市行政区域内各区间的企业迁移,保证按照正常企业迁移时间要求办理,不得人为设置障碍;企业如遇阻碍可通过“企业云”等渠道向市有关部门投诉;适时推出本市市场监管部门的垂直化管理机制,避免因属地化管理带来的地方保护弊端。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上海高院工作报告:今年深化长三角法院司法协作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